《卢沟桥》的传唱人何大爷便是一位如今已81岁高龄的老人。被“寻谣计划”找到时,为了让小河更好地感受到这首童谣所要表达的意境,头发花白的何大爷带着小河一同回到了他儿时记忆中的那座卢沟桥,在桥上讲述了这首他在上世纪50年代学会的童谣《卢沟桥》中所记录的往事,“当时这里真的有骆驼,专门从门头沟拉煤往城里送”。

《卢沟桥》是被“寻谣计划”成功寻找到并记录的第一首童谣,因此在直播中,发起人小河特地以这首歌曲的演唱作为开场,向所有人介绍了这首歌和整个“寻谣计划”,开启了当晚的音乐会。

当晚云音乐会所选取的老童谣虽然都来自于不同的地区,但皆是经小河团队实地到北京、杭州、长沙、浙江等地寻访而来。光是在2018年7月到9月期间,“寻谣计划”团队就走遍了杭州城区、泰顺、金华、绍兴、安吉等地。

如今,“寻谣计划”与快手达成合作走到线上,在小河看来,快手与老百姓之间有着较好的连接基础,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民间音乐都会沉淀在这里。

在童谣音乐会举办之际,“寻谣计划”的线上征集活动也在快手平台同步上线。小河在直播中表示,因为受疫情影响,2020上海站的实地“寻谣计划”不能及时开展。而在快手的帮助下,建设了一个线上寻谣的通道。

从胡同寻谣到在线寻谣,“寻谣计划”走到线上,这在小河意料之中。他认为,线上线下已经密不可分。唤醒更多人参与到老童谣的采集、记录中,是“寻谣计划”的初衷,哪怕是年轻人唤醒父辈、祖辈的记忆,都是一次难能可贵的“寻谣”。

而快手就是撬动年轻人、撬动大众参与的木板。

连接民间的非遗之声

不久前在快手,坂本龙一因在直播音乐会中使用武汉乐器演奏,不仅刷爆了社交网络,更是直接给万千中国听众带去了温暖与力量。

而这次的线上音乐会中,快手则是让一个一直在社区村落中寻找和记录童谣的歌者走到线上来,与远在大凉山的彝族孩子们所组成的“拾光者合唱团”连麦,跨越千山万水,共同让童谣的声音传播到更远的地方。

事实上,在这次音乐会之前,拾光者合唱团便早已与快手结缘。家境贫寒但却热爱音乐的他们,靠着在快手上发布短视频、进行直播将自己的歌声传到了大凉山之外,收获了快手家人们的支持,一步步实现了自己的音乐梦想。

为了拯救濒临消失的民族音乐、童谣等音乐形式,快手推出了“快手守护濒危音乐计划”,以保护多元音乐物种为目的,通过流量扶持、品牌联合、明星跨界合作等方式探索“音乐+”的新形式。在关注到“寻谣计划”后,快手便直接对该计划给予了大力支持。

近年来,随着快手用户量的增加与平台生态的不断完善,不仅有越来越多像拾光者合唱团一样生活于大山深处的人通过快手与外界产生了新的连接,同时也有越来越多来自不同地区的传统文化、民族文化因快手而获得了保护与传播。

在#快手有非遗#,老铁们能够看到多元化的非遗音乐,借助短视频的力量,逐渐焕发出新的活力,恣意生长着。

黄梅戏戏曲人“黄梅戏大彬彬”、彝族合唱团“玛薇少儿艺术团”、“拾光者合唱团”、“凉州非遗艺术团”以及平台生态内的云南芦笙、凉州的杂牌曲调、藏族的六弦琴弹唱、蒙古族的马头琴、秦腔音乐,也能够看到寺庙音乐、长笛、劳动号子、唢呐……

流浪歌词歌曲_歌词流浪流浪_流浪歌歌词

△快手用户潘汉秋在生动地演绎着戏曲故事

各种各样的账号与多元化的民间音乐文化,得以获得关注,在非遗文化的传播上,快手有着天然的传播能力。

在快手,每三秒就会诞生一支非遗视频。2018年快手非遗报告显示,2018年,快手累计出现了1164万条非遗视频内容,获得了超过250亿次的播放量和5亿次点赞量。值得注意的是,在非遗内容发布前十名的内容里,仅秦腔就有94万多条,秧歌有79万多条,豫剧有43万多条,在一条拍摄甘肃陇南乡村戏台的视频中,可以看到当时台下只有2名观众观看,但该视频在快手上的播放量却超过了百万。

根据官方资料显示,2018年中国的1372项国家级非遗项目中,快手所涉及的非遗项目多达989项,比例高达72%。

在“寻谣计划”快手账号发布的老人家唱童谣《兰花》的视频下方,也有老铁评论道“小时候总唱,终于听得到完整版了”、“陶醉了,欢迎老师来苏州,我们这里的苏州童谣作为吴文化传承一直在做延续和创新”。

快手企业社会责任部负责人张帆表示,“快手本身的算法机制并非中心化分发,我们希望快手能够让每一种生活被看到”。当平台对用户干预较少时,非精英化的内容,民间原生态里的音乐才有机会浮现出来。

如此一来,便捷、易保存、易传播的短视频,和快手平台所具有的社区属性、连接属性,便会在民间艺术文化的保护和传承方面发挥出十分重要的促进作用。

不管是拥有着数千年底蕴的传统文化,还是几十年前的老童谣,这些或隐性、或显性的文化内容,是我们整个民族的文化基因。

在如今的信息化时代,我们该如何利用现有的技术与网络去将这些重要的传统文化保存下来、传承下去?先后开展“非遗文化传承人”、“快手守护濒危音乐计划”、“线上寻谣计划”……等传统文化保护计划的短视频平台快手,正在用一系列实际行动给出自己的答案。而从此前的快手UCCA良樂音乐会到昨天的直播童谣音乐会,快手显然也在不断用直播形式,探索更多一线优质内容的传播和传承。

对话:有旋律的童谣,是时光波动的痕迹

流浪歌歌词_流浪歌词歌曲_歌词流浪流浪

小鹿角APP:您五年前才开始使用微信,日常生活中较为远离互联网,是什么时候您觉得应该亲近互联网?

小河:2015年的时候,我重新开始做“音乐肖像”,我朋友说你需要去和这个世界交流,不能躲起来,那时候我才开始用这些软件。

小鹿角APP:您入驻快手以来的感受如何?

小河:虽然我入驻不久,但基本已经变成日活用户了。因为它确实有人会给你反馈,虽然反馈的不一定是你喜欢听到的声音,但确是真实的。比如上次有人说‘你假发套不怎么样,干嘛染白发’,就很有意思。不会像大家平时那种恭恭敬敬的,特别爽。

小鹿角APP:你曾说,童谣不是老东西,老物件、老文化,那童谣代表什么?童谣作品又在与短视频结合之下如何更好流传呢?

小河:有人评价童谣是非遗,或是我们为了弘扬传统文化,我们感到欣慰。但我们并不是把一个老东西挖出来,而是觉得它重要。音乐是通道,当音乐奏响时、被唱出来时,音乐已经产生了百分百的价值。

当我们去找被大家忽视的童谣时,是重新唤起一种意识和觉醒。有些事物的失去,是因为我们忽略了它的留存,失去了这份关注甚至保护的意识,老童谣才渐渐消失。

童谣只是通道,而不是目的,不是所有人的重点,它只是一个通道。当所有人通过这个通道,他们会到达想去的目的地。

在短视频平台合作的过程中,我发现快手也是一个巨大的时空通道,把所有的人、事、物连接在一起。

小鹿角APP:这一次,您对掌控一场线上音乐会的直播会感到焦虑吗?

小河:焦虑倒是没有,因为我现在已经多年不焦虑了。但是我可能会急,比如说这个事情马上开播了,还没弄好,可能有急,但不焦虑,不是那种发愁的。因为焦虑只会更影响你跟外界的沟通互动,不会带来任何好处。

歌词流浪流浪_流浪歌歌词_流浪歌词歌曲

△杨奶奶

小鹿角APP:在《火萤虫》这首童谣中,有网友评论表示,“喜欢原始的调子,改了之后失去了原来的味道”流浪歌歌词,您认为呢?在童谣歌曲的改编中,以《火萤虫》为例,您的思路是什么?

小河:其实我们想的是最好别改变,但有时候也没办法,因为当音乐经过你以后,毕竟会有你的感受在,但你又不能模仿杨奶奶,这会变得很假。

但我们做改编的目的不是要让大家知道我有多牛,而是通过我们来让别人知道有这首歌,仅此而已。所以我们改编的时候都是从简的,第一,少改动,第二,配器简单、耐听、不要花里胡哨。

小鹿角APP:之前在北京、杭州都有举办线下小型音乐会流浪歌歌词,这一次做线上音乐会,融合了各种地方的童谣,您的感受是什么?

小河:我们祖国真的很大,有不同的文化融合在里面。

其实浙江就已经有很多不同文化了,甚至县和县的语音都不一样,有的都听不懂对方说啥。特别是为什么我们要找有旋律的童谣,因为旋律就是非物质里的非物质。

因为音乐是人心情感的波动的痕迹,所以有旋律的童谣旋律其实就是特别强的文化基因。

———END———
限 时 特 惠: 本站每日持续更新海量各大内部创业教程,永久会员只需99元,全站资源免费下载 点击查看详情
站 长 微 信: xxboosx